请百度搜索 刑事无罪辩护网 找到我们!

团队资讯

听律师.说律师(一)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-5-18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
听律师.说律师(一)

 

——如何在刑案中让大事化小?


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听律师说律师,或许,同样会让你大开眼界!

 

早在重庆打黑之时,省内一家报刊老总要我写一写专栏文章,我自信满满,没有多想,就一口应承下来,以《听律师说律师》为题,想写一个系列文章。当时,我想以我这才高八斗之人,每周写个两篇应当玩似的,不费劲的,但没成想只写了三五篇,就江郎才尽了,由此可见,厚积薄发,那是相当的重要啊!

 

不过其中一篇谈到轰动一时的李庄案,也就成了那个时代,在国内公开发行的报刊中,唯一涉及李庄案的文章。此后因为政治因素这一类的文章就不给再发了,也或许正是由于上述的原因,才影响了我的写作情绪,导致了中途掇笔,这也算给了如我这等无能者一个自慰的台阶。

 

此番既然是重打锣鼓另开张,那就不能不按套路来,先从老生常谈的话题开始:律师到底有什么用?

 

仅就刑事辩护而言,套一句接地气的话来说,那就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,要想办法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 

什么叫法律许可?那就是你不能失去底线,要靠证据说话,靠经验判断,对一个刑辩律师而言,你的综合素质有多高,你的辩护能力就有多强。

 

我作为律师办的第一起案件是一个涉及多人的抢劫案,也就是团伙作案,共同犯罪。

 

说来惭愧,在我最初的的律师生涯中,我所办的每一个案件,可以说均无一人指导帮助,全靠自己摸索和不断的学习,有时想了,这既是骄傲,也是悲哀,关于这方面的话题,以后专篇讲述,这里书归正传。

 

在这起抢劫案里,所有的作案者都是在校学生。我在阅卷时,发现我的当事人既不随母姓,也不随父姓,就这个问题向他家人求证,他的家人闪烁其词,顾左右而言他,不予解释。经我再三正告此事的重要性,他们才说出了事情的原委。原来家里为这孩子上学,让他冒用了别人的学籍,因怕牵连到其他人,所以才隐瞒了下来。

 

在庭审中,我将调取的证据出示给法庭,并据此认定我的当事人不是19岁,而是不满18岁,是未成年人,对其应当予以从轻减轻处罚。当时,感觉到公诉人有点发蒙,竟当庭威胁说,辩护人如果伪造证据,就要被追究刑事责任的云云。

 

当时,尽管两腿发抖,心里打鼓,但倔强的性格和对当事人负责的责任感使我放声直言。我说按照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和习惯,孩子出生后一般是随父姓,也有少数随母性,但我的当事人既不随父姓,也不随母姓,作为公诉人,难道不应该对此问一句为什么吗?而根据卷宗材料显示,无论是作为侦查人员还是公诉人,竟无一人就这个问题,向被告人进行询问……

 

后来法庭在查明事实后,对我出示的证据予以认同,认定我的当事人属于未成年人,依照法律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,从而大大降低了刑期。尽管当时的刑罚非常严峻,但相对于其他同案犯,当事人的家属对此判决结果已经是非常满意了,认为此案达到了大事化小的目的。


这个案子印证了我的那句话——你的综合素质有多高,你的辩护能力就有多强。

 

 (朱凌青原创)







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

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579号